No_one_cares

先从脑袋开始报销

【奈因】致亲爱的你 完结(中世纪/虐)

太喜欢了呜呜呜。

玄缄:

   


(1)


皇宫里很安静,现任女王陛下下令遣散了宫里所有的额外的侍从,这一恩典获得了民众的广大好评,他们称她为“薇瑟之曙光”认为她为整个薇瑟帝国带来了富足和和平。


但事实上因为宫里人手不足,王夫不得不每年悄悄雇人来对宫里颇有历史的名贵物件进行保养。然而尽管如此,因为缺少打理,一些古画还是不可避免地氧化了,损失比雇佣仆人更甚。


 
 


正对着斯雷因的一面墙上的壁画是著名的《星空》,当年无数人为了这幅画趋之若鹜,但今天他却失去了观赏这幅旷世之作的兴致。


 
 


烛火一闪一闪,照耀着对面女王陛下美丽如昔的漂亮面孔,她已经不再如同小姑娘那般披散着头发,而是将那头如同麦穗般美丽柔亮的秀发高高盘起,显示出女王的端庄和威严。


 
 


她几乎一点没变——眼角眉梢,还是当年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女的样子,政治并没有消磨她的天真,看来王夫将她保护的很好。斯雷因这么默默想着,然后率先开口打破了屋子里的平静:“为什么?”


 
 


他没用敬称,神态看起来有些咄咄逼人,用这幅神态面对一国君主,无疑是最大的亵渎,但对面的女人却毫不在意——或者说她从来就不在意这些微小的细节,天真的可爱,傻的可怜。


她无限爱怜地看着斯雷因,语调温柔:“他是因为眼疾死的,你知道的,那块碎片在他眼睛里一直取不出来,最终损害到了他的大脑。”


 
 


斯雷因的脸色骤然苍白起来,自从得知男人的死讯后他对这个世界的反应总是迟钝的,仿佛所有人都被罩上一层薄纱,朦胧的看不真切,直到现在,女王的话宛若锋利的针,挑开了他最隐秘的伤口,露出了他最狼狈的疼痛。


 
 


你果然是个罪人。


 
 


斯雷因闭上眼睛想


 
 


当年骗他签订协议,如今还害死了他。


 
 


你果然是罪人。


 
 


“这是伊奈帆君给你的最后一封信,”最后,女王示意女仆从端来了一个小盒子,里面码放着一封信。


 
 


“对不起,您不能去参加伊奈帆君的葬礼。”最后她说,“不得出都城,那项合约希望您还记得。”


 
 


(2)


斯雷因从皇宫出来的时候带走了男人留给他的最后一封信,他回到古堡的时候,直接把那个他珍藏的盒子翻找出来,加上这封信总共113封,九年时间的横据,让最开始的信字迹已然模糊,但是斯雷因还是可以轻而易举地认出男人写了什么——这么多年,他几乎能将所有信背下来。


 
 


他的手轻轻划过这些信纸,宛若划过一个易碎的梦。


 
 


“上个月我去希腊参加了研讨会,他们提出了一个有趣的新学说,物理,我想将它作为我研究的新对象。”


 
 


“要好好吃饭,不要挑食。”


 
 


“想下国际象棋吗?我让女王陛下送一副给你。”


 
 


“春天来了,蔷薇花开的很漂亮。”


 
 


“我今天读了一本书,感觉你也会喜欢,附信寄给你了。”


 
 


“雪姐养了一匹小马驹,非常可爱,我侄女莉莉给她起名叫索菲亚。”


 
 


“物理的研究有了重大突破,但是我还是不知道如何说服那些古板的守旧派接受这个新的学科。”


 
 


“雪姐的第二个女儿出生了,她叫纯乃”


 
 


斯雷因看着看着不由得笑了起来,男人都信不过寥寥几笔,他却总能从中想象出男人写信时的神态。


 
 


研究上有了新的目标一定很开心吧?小马驹肯定很可爱吧?小侄女一定又俏皮又淘气吧?写这些信的时候你的嘴角一定是翘起来的吧?国际象棋我都玩腻了,不过肯定赢不了你。最近我都有好好吃饭,萝卜很难吃,但想到你的嘱咐,我还是都有吃掉。


 
 


最近的一封信


 
 


“我本以为眼疾不是什么大病,没想到愈演愈烈,在上个月我开始缠绵病榻,一想到还有很多未知的世界没有等我去探索就感到十分遗憾。


不要难过,这不是你的错,就像当年我对你说的那样,一切都是你的选择,没有对错和好坏,只是决定而已,不必为木已成舟的事情感到难过。


我有很多事想对你说,但是到最后一秒也不知道想要告诉你什么,其实死亡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它和现世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太阳换成了月亮,大海转为焦土。


 
 


死亡不过是生与死的过度,我先走一步,为你在那片世界征伐,然后等你到来时,春暖花开。


 
 


那个函数,你还没有解出来吗?


 
 


                                  界冢伊奈帆 ”


 
 


斯雷因抬头看向窗外的阳光,经过持久的暴雨,天空终于洗净了最后一丝阴霾,露出了娇美的真容。


 
 


放晴了。


 
 


(3)


 
 


 他从不害怕死亡,在经历那么痛苦的成长之后,死亡和生存于他早已交换了位置,死亡变的轻如鸿毛,而生存于他才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他生为不幸,也制造过不幸,他这辈子都在用错误的手段去守护他所认为的正确的人,为了能让薇瑟帝国的国旗永远鲜艳,为了能让女王陛下的光辉洒满各处。


 
 


他这辈子只辜负了一个人


 
 


那个人拥有世界上最漂亮的酒红色眸子,沉静内敛。那天晚上的风刮的并不大,那个人看着他,张口想要说什么。


 
 


——然后被他不不动声色地挡了回去。


 
 


其实很多没结果的事,还是不如不知道,就像他们之间没有结局的秘密。 


 
 


那个函数你画出来了吗?


那个函数你画出来了吗?


 
 


 斯雷因.特洛耶特这辈子的守则无非就是“忍”,开心也忍不开心也忍,被侮辱要忍,难过要忍痛苦要忍,喜欢更要忍。他从来没对男人说过喜欢,他不敢想,不敢给自己留下这个绮念,可是他也有忍不住的时候。


 
 


他这辈子辜负了一个人。


 
 


可他不想永远都辜负他。


 
 


(4)


长夜漫漫


 
 


黑暗里马蹄踏地的声音格外响亮,深夜时间护城门已然关闭,再怎么着急赶路的旅行者也会在明天出发,所以守备兵们几乎是立刻被惊醒了。


 
 


“想出城等明天吧——”被同伴推出来的那个守备兵不耐烦地拉长了声音大喊,“懂不懂规矩啊你!”


 
 


“抱歉。”对面是个声音温润的青年,“我赶着去参加挚爱的葬礼,能通融通融吗?”


 
 


“挚爱?”守备兵嗤笑,“放你娘屁的挚爱,你要是有女王陛下的通行郑,我就放你出去!”


 
 


“这样啊。”青年低声说。他稍微抬了抬拿件遮住了全身的黑色黑色斗篷,露出了形状姣好的淡色唇瓣、白皙的肌肤、挺巧的鼻梁…再往上是一双如同琉璃般漂亮的碧绿色眼睛,他勾唇笑了笑,说道,“这个地方我一定要去,如果你阻拦我的话”


 
 


“我就杀了你。”


 
 


(5)


史称“橙色恶魔”的界冢伊奈帆死于一战后九年,这位号称史上最有智慧将军的人战功赫赫,生前为帝国征讨无数。在他的指挥下,原本懦弱的东亚最终雄起,成为可以和薇瑟匹敌的巨擎。但就在东亚与薇瑟帝国的战争即将胜利之时,两国突然签订了停战协议,合约互不侵犯。


 
 


这一决议签署的原因众坛分说,不同流派的专家学者提出了不同的假说来推测原因,这使得这位原本就名声显赫的将军的过去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界冢伊奈帆一生的贡献不仅在于战争,更在于科学。他死的时候年仅二十六岁,但涉猎范围之广,让人瞠目结舌。深入研究的就多达十九项,其中在数学和物理学方面更是拥有显著的成就。


 
 


同年,与他并成为一生的宿敌的斯雷因.特洛耶特身亡,根据他的遗嘱,死后他的全部财产归他唯一的女仆莫妮卡.罗切斯特所有。


 
 


三年后,东亚和薇瑟掩藏的矛盾被撕破,二战再起。


 
 


而那又是另一个时代的故事了。


 
 


附录: 东亚帝国及东亚帝国互不侵犯条例附属条款四项


 
 


我郑重宣誓,为保护薇瑟帝国的荣光,我将不娶妻,不封底,永囚古堡,不问世事,兵权上交,只要我踏出都城半步,即是东亚帝国和薇瑟帝国开战之日。*


 
 


宣誓人


斯雷因.特洛耶特


 
 


 (6)


 
 


斯雷因的身上衣服已经被浓稠的血浆沾染,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他手持长剑,起剑落剑就会有人死去,这些死在他刀下的士兵都是薇瑟帝国的好男儿,他们本该上场杀敌,但如今却被折损在了小小的城门口。


 
 


军方不是没想过上火炮,但是女王下了死命令,不准杀了斯雷因,要带活口回去。可事实上青年三米内根本近不了身,在他身边活下来都困难,何况近身。


 
 


斯雷因摇摇欲坠,他身上本来就有隐疾,现在更是伤上加伤,身上没有一块皮肤是完整的了。他在挥剑的间隙才会偶尔看看天,灰色的、阴霾的、无趣的天。


 
 


他根本走不出这个城门。


 
 


城门仅在咫尺之遥,平日里他走十步就能踏出的距离,如今却比一万步还要艰难。斯雷因清楚,如果不是女王要求留下活口,他根本没办法撑这么久。


 
 


可是斯雷因根本没打算活着回去,他已经把遗嘱写好了存进了银钱业,那些商人最讲究信用,等到他死后他们就会打开遗嘱宣读遗书。


 
 


斯雷因的呼吸开始变粗,他手起刀落,又有一个年轻的生命折损在他的面前,血溅落出来,落在他的手上,鲜活且温热。斯雷因小时候对于人命一直没有鲜明的概念,他从小跟随女王陛下长大,在贵族之中周旋,这些高不可攀的皇家血统对于人命的态度向来是冷漠的,即使是最慈悲的女王,对于偷了东西的女仆也一律是处死,顶多悲伤两天,之后一切如常。


 
 


但是现在斯雷因身处战场,人们生机勃勃的生命力就像花一样美好,他们也许上一秒还在微笑,下一秒就人首分离。所以他比任何一个贵族都知道生命的可贵。


 
 


所以算了吧。


斯雷因这么想着,长时间的挥刀动作让他的手颤抖到已经快要握不住刀了,最终,他露出的一个破绽被守备军捕捉到了,小士兵敏捷地穿过他的攻击范围,从下方直攻腹部。


 
 


刀插入胸膛的声音对于斯雷因来说格外清晰,对面军官大吼着的“要留活口!”也越来越远。对面的小士兵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眼神惊惶,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突如其来的胜利。斯雷因突然想起当年他和伊奈帆也都是这样的年岁,他们做的也不一定能比这个小士兵更好了。但他的眼神却更让斯雷因回想起他家的小女仆莫妮卡。


 
 


——喂喂,不要难过啊,小鬼。


斯雷因想要这么说,但一张嘴就有大量的鲜血涌了出来,但尽管如此,他还是拼尽全力地说话。


 
 


“你知道地狱吗?”他努力地说,“就是天上的太阳变成了月亮,大海变成焦土,那里有个人在等我。”


 
 


他开怀大笑,也许是他这辈子笑的最开心的一次。


 
 


“有个人在等我!”他眉飞色舞地说,“有个人…他…叫界冢…界冢伊奈帆!”


 
 


然后斯雷因伸手拥抱住那个迷茫的小士兵,让士兵手里的刀更深的插入他的腹腔。他微微颤了颤,一滴血珠从他的睫毛上流了下来,好像他哭了一样。然后


 
 


他微笑着,缓缓地、缓缓地停止了呼吸。


 
 


 请允许我唯一一次不敬我亲爱的父,我只对你发誓,无论身处何地,无论身处何方,我都不会逃避这世事的无常,道德的伦常。


 
 


并相信无论身处何地,你都同我彼此凝望。


 
 


(7)


 
 


其实这辈子一共写了150封信,其中有113封,封封都寄给你。


 
 


致亲爱的你


 
 


fin


 
*摘自《外婆桥》
 


写完了之后长舒了一口气…因为真的太跑题了啊啊啊啊啊!我才不会说跟大纲完全是俩风马牛不相及的故事orz


伊总被我纯元掉了orz


其实就是想些一直压抑的小天使最后反抗的故事, 死亡和梦之约,两个杀人无数的混蛋到地狱也要在一起。我觉得是算he的,因为他们最后会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就像在鬼灯里客串的春一样,到地狱里也一直学霸下去吧!


有妹子问我要授权,其实没什么,因为放在网上就是为了给大家看的嘛,转帖啥的没问题,只要和我说一声转到哪里去然后标明原作者就行。


 
 


ps那个函数,你们解出来了吗?


 

评论
热度(190)
  1. No_one_cares玄缄 转载了此文字
    太喜欢了呜呜呜。
  2. Fuera del Mundo玄缄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隱於黑夜,消逝於風。

© No_one_car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