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_one_cares

先从脑袋开始报销

一个欠佳的解释.

南浦从嘉期:

旧文补档。


一个欠佳的解释


酒吧里的歌每年都在轮换,从Britney到Halsey,激烈而后消亡。
最终的理由是,在肉体受到时间、社会或界限的圈定时,在纯粹的放浪世界中,以所有理由,换取精神上的无所顾忌。
在每一个街角停下听路人无意义的搭讪,放逐身体、灵魂、时间至每一个角落,流浪、在阴郁的阳光下步行,和陌生人跳舞,站在哪一条街上,你就是哪条街的神明。
他们无法束缚你的思想,无法读进你的灵魂。
在僵化死去的肉体内核中,精神可以随时间起伏而后碎裂甚至化作更绚烂的东西。自杀毫无必要,金钱毫无必要,为了混入狂欢的人群,街头流浪卖画或是像如今一样坐在这里,肉体凝固死去,但精神却沉溺于酒醉和彻夜不眠的迷幻中,大雨无法唤醒你,我与你爱的那些人之一坐在滂沱大雨里,他的额头高烧,我像个病人陪他坐在雨里,只给自己撑伞,让他彻底沉湎于旧日辉煌的爱情中,而我待雨停后继续流浪。
那些雨把我的精神削弱,使她不得不直面天空正中鎏金的戒指,花枝相互缠绕。
我走离炽热的内核,放浪形骸的精神与我若即若离,祖母绿双瞳的少年竖起他风衣的领子走在我身旁,长围巾缠绕住了一个时代,那是我无法触及也无法爱恋的时代,我猜他也爱着什么人,那些人环绕在他身边诉说着无可救药的爱情,而在这一刻我遇见了他,在我流浪的某个刹那,我与他都不再神圣,我们只是凡人,但我们拥有彼此。

评论
热度(12)
  1. No_one_cares转烛 转载了此文字

© No_one_car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