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_one_cares

先从脑袋开始报销

一九九九

Behelit:


*文野x 替身设定


*替身是人的精神力量所表现出来的外在形态,你就当超能力好了。




*拥有替身的人被称为替身使者。替身被伤害,替身使者也会受伤。只有同为替身使者的人能够看到并且攻击替身。



*古人发明制造出过能够引发替身的物品。下面提到的猴爪骨骼就属于这个范畴。猴爪骨骼的设定是:只要一个人把自己的血滴落在骨骼上,猴爪就能够实现这个人的愿望,同时也会给予和实现愿望难度相匹配的不幸。一些人在这个过程中会获得替身能力来实现愿望。只有第一次许愿需要血。许愿的次数没有限制,直到这个人死亡为止。但替身能力只能获得一次,只能获得一个。



*旧大纲,替身设定不太站得住脚,随便看看吧,横滨基督山伯爵太宰治。






1999年,中岛敦进入孤儿院。他出身于单亲家庭,是该年一桩入室抢劫案的幸存者,他的父亲在这起案件中死亡。他在孤儿院遭受虐待,右耳在殴打中失聪。当晚他握着父亲的遗物——一条缀有动物骨骼的项链祈祷,祈祷有温柔的人前来收养他,不小心割破了手指,导致替身能力的觉醒。




中岛敦的替身能力最初是能够接通想要见到的人附近五十米内的电话,但时间精度不高,大概会有五年以内的误差,也就是说,他接通的可能是五年前后这个人附近的电话。当晚他听见走廊上的公共电话轰鸣,声音堪比火警,但没有一个人出来查看。他尚未知道这是只有他才能够听到的铃声。他接起电话。电话另一头是1995年夏,午睡被吵醒的太宰治。




太宰在电话里温柔地安慰了他,问了他的地址和姓名,承诺会给他寄生日礼物。但你那边是四年前啊。中岛敦问,你怎么寄给我呢。太宰告诉他会通过定时邮递寄给他。中岛敦生日那天真的收到了礼物,是一只小小的海螺。太宰在信中告诉他如果把耳朵贴在上面,就能够听到海水涨潮的声音。中岛敦把失聪的右耳贴在上面,潮水的声音将他覆盖。




中岛敦后来使用替身能力给太宰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有人接听。最后一通是一个脾气不好的年轻人接的,他说太宰早已经死了。中岛敦问他,现在是哪一年?他回答说:1997年。




2005年,中岛敦成年,离开孤儿院。因为拥有替身能力,他阴差阳错地成为横滨警局的顾问。在工作中,他偶遇了一个前辈,也叫太宰治。中岛敦立刻认出了他的声音:毫无疑问,他就是接听电话的那个人。但太宰告诉他,自己在1995年夏天遭遇了车祸,失去了全部的记忆。




敦和太宰合作,破获了很多重案。即使失去记忆,太宰也仍然是那个在电话里哄他不要哭的温柔的好人。在破案的过程中,中岛敦的替身能力进化了:只要知道时间,地点,事件,他就能接通当事人现在附近的电话,这意味着他能够找到当年杀死他父亲的凶手。他使用了替身。办公室里,太宰手边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1995年夏天,太宰在午睡中被电话吵醒,电话的另一端是来自未来的孤儿。太宰在通话中忽然有个奇妙的冲动:他非要收养这个孩子不可。此时的太宰是私家侦探,专门调查婚外情,逃债人藏身地点这种乌七八糟的事儿,业务写写小说挣点儿外快,收入微薄,只能勉强养活自己,根本不能再养活一个小孩儿。但他还有四年的时间可以好好挣钱。




他的友人,织田作,登门拜访,告诉他黑道有人高额悬赏一样东西的下落——一只猴爪的骨骼。太宰被高额报偿打动,答应和织田作合作。




调查中两人发现猴爪骨骼在港口黑手党大佬森鸥外的手上。太宰和织田偷取猴爪骨骼时不小心被猴爪割破手指,血滴落在骨头上。森鸥外发现两个人的偷盗行为,当场击毙织田作,但被太宰用小刀划破肩膀,露出了肩上的猴爪刺青。




织田死前替身能力觉醒,他的替身能力是操纵记忆。他死前修改了森鸥外的记忆:太宰成为索回一笔巨额债务的重要人质。而轮到太宰时,他害怕太宰作为私家侦探所表现出的能力。为防太宰发现记忆中矛盾之处,从而调查到真相,对森鸥外复仇,再次招致杀身之祸,他消除了太宰的全部记忆,并且每天晚上零点,太宰的记忆都会自动清零。




就在织田死去的那一瞬间,仿佛一种代价的补偿,太宰得到了替身能力。




森鸥外醒来后令下属好好看管关押太宰。随即在织田作替身攻击的影响下忘记了这件事。太宰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醒来,忘记了一切,不知道阳光为何物,也忘记了日本语,仿佛初生的婴儿,害怕一切东西。他发现自己的手中握着一本墨绿色封皮的手帐,每一页都有他不能辨识的两行字迹。他在这一天里获得的有限的知识,一到零点,又全部化为乌有。




负责看管他的是中原中也。他的办公室距离关押太宰的房间只有十米。自从接管了这个差事,中原桌上的电话时不时莫名其妙地响起来。中原被这个来电烦了很久,忍无可忍,和电话另一端的人说:太宰早已经死了。




1999年,一次缉毒行动中,警察误打误撞地闯入了关押太宰的房间。此时太宰形容憔悴,状若野人。他终于被营救了出来。然而警察从他嘴里问不出任何东西,他的知识和经验都是婴儿水平。他尝试过学日本语,但隔天全部都忘光了。




有一天,一个护士惊喜地对他打招呼说:你不就是太宰治吗!我非常喜欢你的小说,你从1996年以后就没有作品了,我还难过了好久。




护士的名字叫与谢野晶子。她从家里带来一期杂志给太宰看,上面有太宰的介绍和照片。为了防止忘记自己的名字,太宰治把它记在了手帐上。




太宰发现如何保持记忆的方法,但这种方法有缺陷。事实上,他并不能真正记得什么。他所经历的事情全部记录在手帐里,事无巨细。手帐只能记录事实。因此太宰失去了感情。一切都作为知识进入他的脑海。如何做一个温柔的人,如何获得他人的喜爱,和一本菜谱没有任何区别。他失去了至关重要的爱人的能力。




太宰一直疑惑的一点是,周围的人好像谁也没有发现他手里的手帐。但与谢野看到了,并凑过来念了上面一开始每页都写着的两行字: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开玩笑的。




两行字是记住织田作。杀了肩膀上有猴爪刺青的男性。




与谢野说,我知道那个男性的情报,但你必须要为我做一件事情作为交换。她要求太宰杀死一个人,这个人正是中岛敦的父亲。




与谢野告诉太宰,他那本常人无法看见的手帐正是他的替身能力,只有同为替身使者的人才能看到。与谢野的丈夫是一个冒险家,在埃及的一次旅途中得到了猴爪骨骼。与谢野接触过猴爪,划伤了手指,得到了替身能力。当时她正为母亲得了绝症发愁,因此获得了疗伤的替身能力。她丈夫的朋友知道了猴爪的下落后,将情报卖给了太宰要找寻的人。那个人杀死了她的丈夫,夺走了猴爪骨骼。与谢野当时外出了,幸免于难。丈夫的朋友浑水摸鱼,拿走了猴爪骨骼的碎片。她想要报仇,但她的替身能力只能疗伤,不能杀人。她要太宰杀死的人正是丈夫的朋友。




为了和与谢野交换情报,他潜入中岛的家中,杀死了他,并把现场伪装成入室抢劫。中岛敦藏在衣柜里。太宰假装没有发现这个孩子。




与谢野告诉了太宰,肩膀上有刺青的正是黑手党大佬森鸥外,这是与谢野调查丈夫之死得到的情报。与谢野只是苦于不能亲手报仇。她提醒太宰,森鸥外已经成为了替身使者,并且手下也有大量的替身使者。为了获得更多森鸥外的情报,太宰进入了警局,再次和中岛敦相遇了。




太宰最终以警局卧底的身份潜入黑手党,杀死了森鸥外,把猴爪骨骼带回了警察局。




他的死亡本该在1995年到来,但织田作用自己的死推迟了这一事实,代价是令太宰治忘记了一切,落入了不能爱人的地狱。太宰对织田怀有一种隐秘的怨恨,就连他自己都不曾发现这一点。或者说,太宰治早已经失去了怨恨的能力。在他完成了使命,决心兑现自己的死的夜晚,办公室里,他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中岛敦走进来,注视着他,哀伤地。




最终太宰在中岛敦面前点燃了那本手帐,自焚而死。他的脸也在火光里熊熊燃烧着。弥留之际,他感受到奇妙的瞬间到来了。他不是一个人孤独而死的,在他之中,怀抱着两个生命。




后来中岛敦通过调查得知了真相。在对着猴爪许愿的那个晚上,太宰治的温柔和冷酷同时降临在他的命运里。因为那个许愿产生的扭曲的因果,两个人的人生都被改变了。我来得太晚了。我享受了这个人的温柔,被这个人拯救,我成为了正义的人,我拯救了许许多多的人,但他不在其中。他遭受不幸的那四年是我永远不能够到达的。我的力量太弱小了。




中岛敦下了一个决心,来到证物室里,对猴爪许下了新的愿望,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实现这个愿望:猴爪啊,让我从来没有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吧。证物室里响起噗的声音,很轻,仿佛烛火被风吹灭的声音。在密闭的房间里,中岛敦消失了。横滨的一间公寓里,太宰治猛然从梦中醒来。他隐隐约约记得梦里有个白头发的男孩子,一旦想到他,胸口看不见的怪兽就用爪子轻轻地攥住了他的心房。



评论
热度(272)

© No_one_car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