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_one_cares

先从脑袋开始报销

片段记忆

南浦从嘉期:




太宰和他说再见的时候天完全黑了,路灯碎在雪地上,他浑身颤了一下才说出一个好字,然后看着太宰的背影沿着下降的小路消失。他总感觉这一切并非真实,比自甘堕落者的话语还要虚假,或者只是不如生活的疤痕和疼痛来的快意。两个人太温柔相待的时候像两个撞在一起的棉花糖,松松垮垮地粘在一起,扯也扯不开,还要拉出一堆丝。幸好太宰离开得早,十二月的天空漆黑得早,早早地把这些裂痕推进黑暗里,让他什么都看不见。
中原把手插回衣兜里,衣兜里凉得吓人。他这才想到刚才应该叫太宰留下陪自己吃完晚饭,免得落下自己一个在原地打转的凄凉境地,总觉得会惹他发笑。但是现在后悔已经没用了,他也只好孤零零地一个人往回走。他漫无目的地想,街上一片绚丽的景色,的确比往日更加让他感到厌烦和荒谬,自从和太宰在一起之后所染上的弊病,周遭事物都成了弊,只留他一个成他的心疾。但那也总是好看的,不像他和太宰交往的契机那样荒谬。那天他扯着他的风衣把喝醉了往河里跳的人拉回来,莫名其妙拉到岸上的时候太宰倒在他脸颊边上,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是他。平日里这二十厘米的身高差都拿去给太宰那混蛋抵命了,他记得那时候带着酒气的嘴唇擦过他的皮肉,使人生出了怪异的念头,像荒原尽头艳丽而四伏的尸火,逼着他也扬起头咬了过去。太宰吃痛地向后错了错身,差点又栽进河里。
那样的时刻来的快去得也快,说到底太宰没有袒露过这样那样的意思,两个人照样打架吵嘴,无非就是吵架的内容变成了对他身高不便于做事的怨怼。偶尔逢个节假日太宰得空他们就在路上闲逛,然后顺着酒的后劲拥吻,嘴唇贴在一起的时候,即使没有喝酒也好像醉得直不起身。
他带点自怨自艾地踢了一脚脚下的雪,旁边正贴着耳朵窃语的男孩女孩立刻分开了,街上的面具恍忽亮了起来,他有点恼火地想,这条路以前也走过,哪里记得有这么长。





——TBC orEND?
想写中原大佬最后写成了谜之少女。本来是一个中篇,后来大概没有时间写了。本来是一个中太后来觉得理解成太中也没有什么所谓吧。最后ooc请多多包涵。

评论
热度(25)
  1. No_one_cares转烛 转载了此文字

© No_one_car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