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_one_cares

先从脑袋开始报销

【周江】聚散

转烛:

偶像paro、周江+一点点翔、有私设


 


周泽楷说,“如果我可以选的话,我会和江波涛一起出道。” 


 


江波涛能进SAMSARA这个团,纯属巧合。他的履历平平无奇,一线城市出身的优等生,陪朋友去海选时被选中了当练习生。去了公司几年,汗水浸透却得不到合适的机会。很多人如此,江波涛人精一个,也门清这里的运作法则,只有被落下的——最不缺的,就是人。但江波涛为人温柔谦和,人缘挺好。闲下来的时候,一堆比他小一届的练习生围着他,偶尔也问,江没选上,是不是难受?然后就说起同一届名声大噪的那几个。也是,这一代是那时候的“黄金一代”。江波涛也懒得自怨自艾,他笑笑说,可能是我一开始就没有想过当偶像,动机不纯吧。


 


他自己的机遇来的那年,同届的周泽楷出道已经快两年了。周泽楷和孙翔是作为当年人气最高的两个新秀组合“SAMSARA”出道,一个沉默寡言一个张扬活泼,性格优势完全战略性互补,当时也在饭圈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诸如“周泽楷孙翔十分钟访谈九分钟深情对视,二人秘密关系疑曝光”“访谈中周泽楷面对孙翔一言不发,高人气限定一度出现解散危机”的头条数见不鲜,都是多亏了孙翔和周泽楷两张男女老少通杀咸宜的脸。当然江波涛没空去了解那些八卦,他的时间仍旧消磨在练习室里,努力攒取着自己的资格。江波涛自知自己没什么流量,他就努力地把自己弄成实力派玩家。公司里不缺好看的脸,但他眉眼间流露出一种独特的温柔和薄情,随着年岁渐长愈发鲜明。


 


然后这样的江波涛自己等来了一个机会。那一年公司高层换上了一个刚刚因为结婚从偶像行业转职的方明华,一眼看中了他。方明华一开始的打算是把他包装包装,和张佳乐一块组合送出道。这个消息到江波涛手中的时候也带来了另一个消息,张佳乐由于某些原因某个人拒绝了出道机会。如果要出道只有一条路了,方明华看了他一眼说,但你自己要想到后果。


江波涛想了几天,答应了。 


 


那一年夏天,江波涛加入了SAMSARA成为第三名成员。消息一出,谩骂多过赞美,是在江波涛意料之中。绝大多数粉丝都觉得莫名其妙,是公司为了卖新人强行甩给他们的组合,路人又觉得是这人有什么背景和后台。江波涛来他们那边的第一天,孙翔见他就乐呵呵地跟他打招呼,没心没肺的。江波涛说小孙啊,你不觉得排斥吗?突然多我一个。孙翔说哈哈哈有吗!我觉得多一个挺热闹的。你当是斗地主啊,江波涛腹诽,但还是嘴角上扬,伸出了手。周泽楷晚了几分钟到。他眼睛很冷,夏天仍然围了条装饰性的薄围巾,脖子上还挂了个链子。他鲜少说话,显然比孙翔冷淡了几度,但大抵孙翔没头脑周泽楷不高兴,也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平衡。


 


周泽楷没有跟他打招呼的意思,他就主动走过去伸出手。离近一点他才发现周泽楷一直垂着眼睫,流露出一瞬间的慌乱。他想起方明华给他交代事情的时候说,现在SAMSARA的发展,从长远考虑也没可能把你放在和他们俩对等的位置。说白了,就是暖场,顺带促进促进周泽楷的发展,帮他修缮一下不会说话的毛病,使他的光芒更甚。你要仔细想好,方明华转了下手里的笔,是不是真的要心甘情愿给人家当辅助。周泽楷的毛病不只是他不爱说话—— 他的思绪断了一下。抬起头的时候,恰好看到周泽楷在看他,或者视线投向投影的时候,恰好与他交错。 


 


这不可以不说是一种命运的巧合。江波涛不从自己身上希冀流量,然而流量铺天盖地地向他砸来,那一阵子他上热搜的频率甚至要盖过周泽楷和孙翔。当然,以黑子居多。“动机不纯”这一个随口的善意,也变成了他人攻击他的工具。江波涛懒得去想到底是哪一个人出卖了他。他指望自己千锤百炼的唱歌跳舞功底有一点用处,然而他大多出场于无关紧要的综艺和访谈,舞台上基本砍掉他的出场。造化弄人,或许吧,但他绝不肯否定这个机会。


 


黑子多了起来的时候,如同所有变质的偶像与粉丝关系,迷恋他的人也会多起来。江波涛本不是招人厌恶的人,他举手投足都避免伤害和耗费,有恰到好处的美感。作为协议内容之一,他和周泽楷保持着友善而超乎朋友的距离,他认识到周泽楷并非不近人情,但出于某些原因他的人情不能在任何一种社交场合中存在。江波涛摸清他的喜好,夜晚训练结束之后三四点出去给他买他不经意流露出喜爱的物什。周泽楷不傻,他知道江波涛对他好,他不知道这种好的缘由,但他看向江波涛的次数越来越多,到了逐渐不可控制的地步。有一天,江波涛和孙翔聊着天的时候,周泽楷给他发微信问他,你生日是哪一天?


 


江波涛和周泽楷上一个综艺节目。因着孙翔不在,气氛有些沉闷。主持人是一个油头粉面的中年男人,混迹多年,不给江波涛留面子,直接问周泽楷,小周觉得SAMSARA多一个人这个决定怎么样呢?江波涛一向玲珑周全,那天却坏了脑子,抢在周泽楷前面回答说,我承认,我的出现是有些突兀了。周泽楷本来是想说话的,但江波涛拦了他的话茬,他就用那双眼睛望着江波涛,然后目光流在地板上。江波涛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误了事,但是已经没有挽救的契机。主持人因挖到大料而欢欣鼓舞,那后面说的两三句,江波涛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一个字也听不到了。 


 


紧急情况下应该联系公关部门。江波涛冷静下来后想到。但他自己清楚流量至上的现今,尤其是由于叶修、苏沐秋等人引退的不景气,公司没理由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就像他自己一样。这是因为什么?他并不介意周泽楷对他的看法。或许他真正害怕的,是那个答案之后对他本人的否定。他立足的源头,他自己是清楚的,并非一个偶像应当的梦想与技巧,是靠着交际场上的喋喋不休。而周泽楷是一个并不吝啬善意,也不愿意割舍善意的人。下了节目,坐在车后座上和周泽楷一道回公司的时候,他关掉了微博的评论。周泽楷难得地是在看手机而不是睡觉,江波涛瞥了他一眼就转过头,窗外流逝的灯火和霓虹染沁着他侧脸。


 


意料之外的是周泽楷忽然叫司机停车,说他和江波涛有事。一直处于神游状态的江波涛终于回过神,窗外是某个购物中心,幸好天色太晚夜生活也已经临近末尾。他揣摩不到周泽楷的意思,司机显然也吃了一惊,但还是照做了。他下意识地去看周泽楷有没有戴口罩和帽子,直到周泽楷替他把口罩挂上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失魂落魄,周泽楷的手指很凉,碰到他耳尖时像春冰皱縠纹一样的颤动。周泽楷先开口了,解释说是因为江你之前在朋友圈说喜欢一款帽子。我看过了这家购物中心有,刚好顺路,本来想自己来买的。这是江波涛理解后的版本,周泽楷当然是不会说这么多话的。江波涛不知道自己该觉得温暖还是啼笑皆非。他知道周泽楷没有所谓人情世故的技能版。


 


周泽楷在乎他。


 


进店后昏昏欲睡的店员小姑娘一眼认出了周泽楷的伪装,几乎要跳起来大喊。江波涛不自觉地压低了帽檐。结果还是被认出来,店员的眼神一瞬间有些复杂。大概是SAMSARA的老粉吧,江波涛有点自嘲地想。周泽楷把帽子递到他手里,签完名以后就专心地看着他试帽子。从店里出来后,周泽楷还拉着他去吃甜品。自作主张地替他点了他最喜欢的雪顶抹茶。江波涛垂着眼睛,把手环在饮料杯上——他想到这么凉的触感,真的很像周泽楷的手指。然后的事情来得理所应当,周泽楷靠近他,然后说喜欢他。


 


这一次不是读他的眼神得知的。


 


综艺节目的事情过了一阵子就消散了,结果是周泽楷+孙翔的唯粉日益增多,而江波涛也因为一次又一次的风口浪尖逐渐积攒了人气。官方推着周泽楷和孙翔的CP,周泽楷和孙翔私下照旧八竿子打不着,孙翔打游戏都懒得叫周泽楷——因为他虐他虐得太惨——倒是和江波涛关系越来越好。孙翔大概看不出他们的关系已经发生了畸变,在挥手作别之后周泽楷和江波涛在下一个拐角重新碰面,他们接吻然后做/爱,江波涛第二天甚至都会喉咙沙哑,而他推脱说那是因为没有润喉药了。


 


他们鲜少交流,这一点江波涛自己觉得心满意足。他能理解周泽楷,各种意义上,但他并不爱他。这种爱即使存在也是协议上的,他的的确确是在拿他当踏板了。他对这种行为深恶痛绝,但又甘之如饴,至少他能回忆出的每一个剪影,那时候他捧着那杯雪顶抹茶,他并不想拒绝他。这种不忍不是出自任何一种与现实有关的功利,即使这样的纯粹是他能偿还给周泽楷爱情的所有。我什么也给不了你,他想,连纯粹的动机也没法给。他们现实生活中的关系并没有什么映射,他们的生活都在上升期,按理说不应有任何超乎营业范围的关系。除了千百面中的无意之失,镜头拍到周泽楷看着他的眼神,和他自然的每一句,“小周”。


 


周泽楷有一天晚上出去和人应酬的时候,出了事。那人酒后失言,骂了江波涛几句,结果周泽楷失手打了他,被塞进了相机里。题目叫“夜店疯狂之后知名偶像酒后斗殴”——公司的公关这次动作很快,但是坐到一起的时候,才发现并没有解决方案。江波涛平静地听周泽楷讲完前因后果,经纪人推门进来,话中十分忸怩,江波涛听得出是要他过去。路上他想起方明华很早前跟他说的,你想过后果吗?


 


江波涛真想给方明华发短信说我早想过,但你没告诉我我会被人爱。


 


江波涛没那么大的毅力像张佳乐和他那个土豪男朋友一样直接走的毫不拖泥带水。他比谁都清楚这条路的不容易,而周泽楷的努力就更不应该被湮没。周泽楷本身,是人际交流障碍的患者。但大概方明华也没想到,派来修补这块缺漏的人,却彻底成了另一个问题。开完会他给周泽楷打电话说我爱你,你别担心。电话那头陷入长久的沉默,到江波涛即将按下挂断时,周泽楷说,我爱你。


 


到底是谁害了谁呢,江波涛想,周泽楷以为他亏欠他的,那些游刃有余和用心良苦,但他才是亏欠周泽楷的那一个,他欠他最重要也最廉价的爱情。


 


这次风波间接导致了半年后SAMSARA的解散。粉丝们一面祝福各家偶像有灿烂的前程,一面哀叹“黄金一代”最终没落下去,那一年新秀是叶修的后辈邱非和其他几个人,但总归悲哀更能团结人们的情感。分别的那一天在机场,江波涛颇为担忧地看着周泽楷跑去给他买雪顶抹茶,又穿过一路的尖叫声递进他手中。他想要不要说呢?我这样是不是令我自己深恶痛绝。他又向自己确认了一遍。


 


周泽楷难得有些兴奋地给他翻看他找到的陈年旧物,高中毕业册的扫描版,里面周泽楷站在人群正中,江波涛站在他身旁,那时候他们还是陌生人。他自顾自地托着下巴看向周泽楷。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习惯这样的远望和凝视,在黑夜的裂痕里或是白昼的光焰里,他渐渐离不开这样的失衡。


 


周泽楷和他不是一个时间点登机。他拉着行李离开的时候,透过山海一样的人群,看到周泽楷望向他的眼神。


 


温柔、寂寞,如同多年以前。


 


 


-END-


 

评论
热度(79)
  1. 烛烬流离 转载了此文字
  2. 流离昼以长庚晚 转载了此文字

© No_one_car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