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_one_cares

先从脑袋开始报销

只一处水泽清喜

南浦从嘉期:

(bgm/Love-LanaDelRey 透过尘埃,像空间四处弥散扩去,且无知无畏的爱情)


“你太瘦了,抱起来都硌手。”


大张伟期期艾艾地说道,把人往怀里摁了摁,触手之处骨头尖得跟要刺穿他似的。


“诶哟诶哟,您看看,还扎我呢。”


怀里的人困倦地摇摇头,然后把脑袋搭在他肩膀上,“你怼我。”


他没再说话,只是把那小小一只往胸口靠了靠,就好像要把他揉进自己骨头里似的。


他摸了摸他后脑勺,又漂又染的头发摸起来没以前柔顺了,又是有点扎得慌,但是这样一来又不由自主的动作轻下来。


“那你也不能嫌弃我,全世界都嫌弃我你也不能嫌弃我,你得喜欢我。”


梦呓似的,尾音直接没了,还使劲儿往他怀里钻,把他当被子了这是。


“行行行…怎么会不喜欢您呢,诶哟。只是您得多吃点啊,这硌得我。”的确是硌得慌,那么瘦,穿风衣戴帽子的时候,都好像被那周围的黑色吃了进去。突然就不喜欢薛之谦那辍在衣服后边的帽子。他伸手理了理那帽子,布料很柔软。


周围静下来,他听着耳朵旁边很轻的呼吸声,也悄悄地闭了眼。


他们上一次见面还没隔多长时间,也许是两周,还是三周,总之没有他薛这过激反应应来的时间长。他在的时候,薛之谦靠着沙发都能三秒钟睡着,不在的时候夜里四点五点地熬,久不成眠。他一开始其实不知道,因为不管他家那位怎么失眠,也不会给他打个电话发个短信的——怕干扰他休息,他本来也不那么清闲。


大多数时候,就一个人缩在床角,后半夜过完。过的久了,也就像等地铁似的,反正他之前那六年神经衰弱都过去了,也不总怕这一个晚上。


但再怎么说,他也依然是整夜整夜地失眠,匮乏安全感,需要把整个人先揉进被子里再扔进角落,才能削去一丁点的害怕。


大部分时候他是在想歌,后来也穿插着想一想自己以前和大张伟认识早期的事儿。想着想着就感觉,不行了,怎么这么尴尬,伸手去拿手机,没忍住删了几条微博。


第一次的时候,他要到大张伟微信,却是人家加了他,还积极地发过来一个疑似中老年表情包的拥抱表情。他就只是虚伪地笑笑,在键盘上写,我那个时候抄你的歌词,抄在哪一个本上,搁在哪一处,遗弃在哪里。其实他根本没抄过。但喜爱明明是真。就好像非要加这一点虚伪矫揉,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


那边陡然沉默,他周遭的空气里弥漫着苟且的让人满意的优越味儿,苦的。


过了好一会儿,等到他那种苦涩渐渐散掉,给他胸口漏开一点光了以后,他才不紧不慢地发来一个表示十分愉快的表情,然后说,谢谢诶。


十足的清醒,照的那点优越都没了。明白的时候,却又兜起一张网,不把他往悬崖底下推。


精巧地把他刻意营造回避的距离消弭了,手起刀落不流一滴血。


那一丁点的害怕还是在,在他心里跟胶囊破了外衣一样,弥散开的苦。


是怕什么呢。


那种骄傲自满随处可见,唯独吝啬施舍与他。


还是睡不着觉。


那头大老师正无聊着,无意间看到微博里的上线时间,吓了一跳。


他没想到说着口口声声无所谓谁管谁的人,还是失眠失眠失眠,严重得超乎他的想象。最严重的是,再怎么失眠,也拒绝跟他说一点半分。


这就很严重。


他寻思着给薛老师发个消息,打个电话,威逼利诱加强迫他睡觉,却又怕他担心自己,事事敏感心细,处境不免更为辗转难堪。


却也是,实打实的无力感,溺水一样漫过头顶,窒息了。


他救不了他。


过了几天就见面了。日子隔得不久,毫无浪漫悲剧的相遇喜悦,却都是断了命一样痛,见了面,又都是宠着惯着。


“你还有事儿,就先回去呗。”薛之谦裹着毯子,没什么表情地缩成一团,神情轻快的,凌晨一点显得跟神经病一样,“不然又没法好好休息。”


这话说的着实气人,让人恨不得往他漂亮苍白的额头上狠敲一下。


给他张伟哥气的。敲是没敲,转头就要往外走。


怎么你就是不能多赖着我点呢。那一身病,心里的身上的,谁看了不心疼,怎么就是没人管管呢。


他折回去,手摁在门把手上,残留了一点金属捧着骨骼的温度,走过去的时候,恰好就把那点温度覆在他额头上。在他手掌心底下,睫毛不停地乱颤,他才有些无奈地笑,说我哪里去走啊,您这样我也压根放不下你啊。


睡吧,他轻声说道,在沉进昏睡以前薛之谦又听到一些模模糊糊的声音,那人对着电话说,我今儿和明儿都有点事,来不了了。


梦里头还是有人吻他额头,动作又轻又柔,把他丢进十八摄氏度室温的蜜罐里,太温柔了太好了,就好像是吻他抱他,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儿似的。


或许是对的;是错的。他已花费太多时光等待这样一个人,等待了太久,没法再失去。多一秒,都不行。


在无数个这样靠近他心脏的夜晚里,他又一次地好梦成眠,如见明日金阁。


他张伟哥想不了这么多有的没的。他就是想,救是救,陪确实依然要陪着的。毕竟谁也舍不得让谁难过。


谁让薛之谦总归是用来宠的呢。




失眠短篇的一个扩写…。

评论
热度(74)
  1. No_one_cares转烛 转载了此文字

© No_one_car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