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_one_cares

先从脑袋开始报销

明知这是一场重伤害

南浦从嘉期:

昨天发了烧,意识特别混乱,到今天下午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的时候才醒过来。果然上学太累,其实我本来想第一周就请假不太好的(毕竟一学期请假机会有限)。


 


这个学期大概都沉迷一个人。然后陷进去以前,我就想,是要跟那些迷妹大佬们一样,追着他到机场,到各个综艺节目现场,兴奋地举着手机,把那些他回头笑一笑的画面框进去吗。


是不是不值得。


 


我以前为自己辩解的时候,就说,他那些段子里头特别冷漠的省略号,钩句点,容易给我一种我特喜欢的距离感。后来自己也觉得不合适,就改口了,说和粉丝和爱豆保持距离没有什么不好。其实是我没有勇气去做。我这个人,特卑微特虚伪,我觉得和其他人做一样的,陷进一样的狂热里头,是个不可想象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我看见很多人跟我喜欢一样的东西,会觉得这个东西不值钱了。


 


这特别不好,但也没啥不好。


 


这个念头吓得我从床上坐起来。这个场景如果有人见到,大概就是,垂死梦中惊坐起。我就跟自己说,你不要变成那样,至少不要变成你讨厌的那样,不要管别人怎么说。


 


初一的时候我受一个女孩影响,决定了想学物理。这事情兜兜转转的,最后还是绕回来,过了大概五年。


高一的时候特别张扬,张扬到傻逼,四处去说,说我喜欢什么,说我特别想学物理,到现在坊间还流传着我要当“量子物理学家”的传言,弄得我下不来台。后来我知道了,喜欢的东西应该藏在心脏侧面吧,但是我又没法反驳这个传言。对啊,我是想当。请您放肆地嘲笑我。我也去参加了莫名其妙的物理竞赛课,去了一个小小的比赛,拿了一点奖,上了三次课,然后退了课,不再学了。


我有时候也特别气。恨自己为什么在受到嘲讽贬斥的时候没坚持一下,恨自己人生中没有遇到扶着自己走过应当坚持的时候的人,可是明明我遇到的好的人已经很多,他们对我已经很好,那个人是会在新年的时候叫我小行星的人,好的不像话。


我也会想,是为什么呢?


你到底是怕什么呢?


你真的有那么害怕吗?


 


前几天看到微博上的一个段子,大意是,你现在讨厌的那些人,可能就是你将来活成的样子。


 


我不苛求的东西,并不代表我不想要啊。


菲茨杰拉德在《早年成名》里头写,说早年成名的人的好处是,他们相信人生的梦幻之处。我喜欢的那个物理学家23岁成名。或者像萨特在《文字生涯》里头写的,他想认识哪个名作家,只需经由祖父在报纸上给他写信的无端骄傲。物理,大学,以后,能走到哪里,以我的天资,天资与努力究竟哪一个重要?我每次都想到的是,现在还有几年,我还能走到多远,我不能不害怕。


 


我翻出来以前给她的留言,写“许你一场北大与德意志的青春”。


那种热情在岁月里头被消磨殆尽,剩下一点灰末。而我说我爱一个人,一定是要站在他身侧,在潮落潮起的哪个周期里遇见,也要说“好久不见”。人活着的确不易,最终都会挣扎着成为你所想要成为的人。那么我想要成为的人,是去年七月酷暑去到加州理工学院的时候,摇下阴影的花瓣遮掩的,夺目的绚烂的光。


 


因此请你不要再犹豫,不要再胡思乱想。


你不应再犹豫。


 

评论
热度(32)
  1. 昼以长庚晚昼以长庚晚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域名为空
  2. 烛烬昼以长庚晚 转载了此文字
  3. No_one_cares昼以长庚晚 转载了此文字

© No_one_cares | Powered by LOFTER